Happy day来啰!
作者: 点击:966 次
今天结束了精神科实习。 最后一天的惜别会,我跟summer是主持人,萝蔔蹲、传乒乓球、比手画脚,加油加油得喊得我喉咙都快破了。 今天病人们反应果然很大,平时嘻嘻哈哈的病人今天显得特别安静, 自从一早跳早操时,听到我们说:「今天是我们最后一天唷!」的时候,显得特别down。 当病人对你信任的时候,真的是有极度的成就感。 当其他工作人员说却不理会,而你去规劝病人,病人却会听你的话的时候, 这种感觉就像是觉得自己是被需要的,而对方也不能没有你,这种无形的成就感。 每次到精神科实习,我都很开心。 有些病人真的是天生的开心果,只要一开口一个动作,我就觉得他很可爱。 原本以为MR的病人很笨,结果打扑克牌大老二头脑清楚得很! 最后一天仍然没有陪病人玩到麻将,这点让我觉得很可惜。(好吧,我承认是我自己想玩!) 所以只好拿着扑克牌玩大老二。 「萧亚轩~~~~」 这是我在这次病房里头的绰号,很多病人都这样叫我。 我想起一个已出院的病人,很可爱,会教我这个麻将新手打麻将XD 留着两撇小鬍子,一天到晚晃来晃去, 不过他每次都会很大声的在病房内肆无忌惮的大喊:「老婆~~~~~」 囧,我都快傻眼了。 不过他出院后我确实挺想念他教我和summer打麻将的情形。 (因为自从他出院后,其他人对于麻将新手都不太有耐心,哭哭) 我又想起一位有宗教妄想的病人,女生。 她对我说:「你知道吗?我是你妈妈耶!」 「你为什幺会这幺说?」我问。 「真的,你真的是我的小孩!你是我拔肋骨生的,你的老公是尼可拉斯凯吉」(啧啧,如果是我还会在这边吗?) 「你儿子是耶稣啊!」 「是这样吗?」 「嗯嗯,还有balabala...」 我儿子是耶稣,那我不就是「圣母玛丽亚」了= =a 咳咳,请叫我「圣母玛丽兔」,谢谢! 「我会很想念你的!」我照顾的病人说。 「嗯嗯,我也是。」我微笑点头。 她是个热情外向的女生,大我五岁,却有过两次婚姻,生了三个小孩的器质性精神病患。 她诉说的遭遇,听起来实在是很令人同情, 如果这一切都是真的而不是虚构, 那幺我真的要奉劝所有的人,孩子的身教言教真的很重要,家庭的温暖也是不可缺少的, 一个不完整不和乐的家庭,会孕育出什幺样的孩子? 「我们一起玩啊!」我看着病人。 他是之前吸毒喝酒伤人被强制进来住院的病人,很可爱,笑起来很像「蜡笔小新」,我们私底下都这幺叫他。 「...........」他直视我,一发不语的微笑。 「怎啦?玩牌?还是你要打麻将?」 他继续摇头,闭嘴微笑。 「心情不好吗?」我察觉他眼中的异样。 「嗯...闷闷的。」终于肯说话了。 「为什幺闷闷的呢?」 「因为你们要离开了...明天之后就见不到你们了...」 噢,原来是因为这样。 治疗性人际关係的最后一期,结束期。 是该好好的结束。 我能够同理病人的难过心情,就像我最后一天仍然无法陪他们玩麻将的失落一样。 「宝贝!你会记得我吗?」另一位病人说。 这病人是个年轻小伙子,七年级生,有点宗教妄想,唸到专科,也算是学历高的了。 「什幺宝贝?不要乱叫!你这花心大萝蔔!」我笑着对他说。 「自己说出院之后要把老婆追回来,再跟她结婚一次,要对她很好很好。现在又叫我宝贝?」我故意举起食指比画着瞪他,一边笑着说。 「阿哈哈哈哈」病人摸头自己笑了出来。 「放心,下週一还会有新的一批过来!」我说。 「真的吗?有没有漂亮的?给亏吗?」 「啧啧,就说你是花心大萝蔔了吧...」 从这站的第一天实习到最后一天结束, 每天都是笑着。 我会怀念起这些我曾经在阳光的日子,真的。 还有一起实习的summer、amy、乐乐、亚、阿茹、鱼鱼、倩,很开心跟大家一起度过。 我们下一站还要一起加油唷!爱你们。
上一篇: 下一篇:
猜你喜欢
热门排行
最新文章